hotbuyhk > 推薦閲讀 > 正文

陶醫生的豁達

作者:黃亞洲

陶醫生豁達,豁達裏不乏幽默。他一邊吃飯,一邊就達爾文的進化論發表一些佐證的意見,説其實人啊,有返祖現象,你看我的耳朵就是,我的耳朵會動。

陶勇醫生在飯桌上表現出的幽默,讓我想起一年在網絡上看到的那些報道。被砍傷之後,他沒有哀怨,沒有愁苦,沒有咬牙切齒,只説一句:“幸好被砍的是我,我年輕,跑得快,如果砍的是另一個醫生,後果更可怕。”

這種豁達與幽默,是一種底氣。

我問他,一年了,左手恢復得怎麼樣。此刻,他就坐我右側。他受我女兒之邀,來我女兒家裏吃飯,恰好挨着我坐。我要是動作幅度大一點,會觸碰到他受過刀傷的左臂。所以我無論是夾魚塊還是舀水餃,都會留着點神。陶醫生動動左臂,説現在好多了,曾經很長時間自己摸上去都像是摸着一塊冰,因為手臂神經斷了,沒觸覺。

那麼,將來還能不能上手術枱為病人做手術呢?他想一想説,可能會,會做一些簡單的手術,但太複雜的手術可能有困難。

這話題顯然沉重了,所以我想來點小幽默,説興許手臂神經完全恢復以後,接合的部位格外粗壯,這樣一來,神經反應會更靈敏,更復雜的手術也能做了。

一飯桌的人都沒笑。是的,一點都不好笑。

現在想來,那是多麼慘烈的一幕。手持菜刀的“醫鬧”——應該叫歹徒,就那麼惡狠狠地衝進診室,以“療效不彰”的荒誕理由行兇報復,沒找到自己要尋的那位醫生,便退而求其次,朝着最後一次為自己做手術的陶醫生,狠狠地砍了過來。

讓我扼腕的是,一個理性社會竟出現了這樣喪心病狂的偏執狂——人性裏總有無法消亡的惡。偏偏,那一柄罪惡之刀,相逢了一個好醫生的鮮血。

我在網絡上讀過他的很多事蹟。

他畢業於北大醫學部,是留德博士、首都十大傑出青年醫生、中國醫師協會眼科醫師分會葡萄膜炎與免疫專業委員會的副主任委員。他是一位出類拔萃的眼科醫生,還是一個眾所周知的好人。

他謝絕留德做研究,只想全心全意為中國人醫治眼睛。他將每天的出診任務排得滿滿的,最高的紀錄是一天86台手術。有位患者因患視網膜脱落和白內障,急需手術,但拿不出那麼多錢,陶勇説,不夠的錢我自己貼,總不能眼睜睜看着他瞎。即使不少人避之不及的艾滋病人的眼科手術,他也盡心盡力去做。他説他們也是患者啊,也渴望光明啊。

他又是豁達的。

他在長篇自述《目光》中這樣説:“慢慢地,我開始不再糾結這個人為什麼要殺我,我為什麼要遭此厄運。砍傷我的人,我相信法律會有公正的裁決,我沒有必要因為他的扭曲而扭曲自己,我選擇客觀面對;碰傷我的石頭,我沒有必要對它拳打腳踢,而是要搬開它,繼續前行。奧地利著名心理學家弗蘭克爾用其一生證明絕處再生的意義:人永遠都有選擇的權利,在外界事物與你的反應之間,你可以做出不同的選擇。我想如今我有此遭遇,也許就是生死邊界的一次考驗——把這件事當作我的一段獨特經歷,讓我從醫生變成患者,真正體會一下在死亡邊緣的感受,對患者的心態更加理解,對醫患之間的關係更加明確,對從醫的使命更加堅定。愛因斯坦曾説:‘一個人的真正價值,首先決定於他在什麼程度上和在什麼意義上從自我解放出來。’上天為我關上了一扇門,必定會為我開一扇窗。”

他的這種豁達,是常人難以做到的。他思考問題的站位很高,他甚至把弗蘭克爾與愛因斯坦的言論,都墊在了自己的腳下。

確實,一個真正的智者,是不屑於對碰傷自己的石頭拳打腳踢的,而是冷靜地想辦法搬開它。陶醫生所使用的工具裏,還有詩歌。他躺在病牀上的時候,寫詩鼓勵千萬個被病痛折磨的人。我當時是在網絡上讀到那些詩句的:“我把光明捧在手中,照亮每一個人的臉龐”,“我們的世界充滿形形色色的苦難,病痛也是其中的一種,它構成了我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上天從來不吝惜雪上加霜,可是沒有苦難,便沒有詩歌。”

我問他,你是抄錄別人的詩句讀給他人聽,還是你自己寫的?

陶醫生説,是我自己寫的啊。又大笑起來,説你不知道呢,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得過我們江西省撫州市一次作文比賽的一等獎。

這就明白了,陶醫生是一位標準的文學青年。

文學叫人豁達,也叫人幽默。

後來,話題就無所不包了,陶醫生始終保持着他的儒雅與豁達,談吐幽默,不温不火,如他的手術刀那樣穩健。

陶醫生已經是我的微信朋友了,如果讀到我寫下的這些文字,他或許會一笑,説不過吃了頓飯,寫那麼多字幹嗎呀;或許會説,那就託這篇文字的吉言,讓我的左臂神經真能恢復如初甚至更加結實靈敏,以便讓我勝任為人們帶來光明的本職崗位吧。他是個豁達而幽默的人,他會這麼説。

然而我寫到這裏,又有些心酸。

《光明日報》( 2021年03月12日 15版)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